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北国】你终于还是见到了

-bgm不用我说。
-是两人在伊恩墓前的一段。
-没有瑞亚戏份。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
“你们北国人,是不是都喜欢这么说?”
天在下雨,打湿了石碑前紫发男人的衣袍,还有碑前那一束叫不出名字的白色花朵。这种时候好像总应该下点雨,才好营造那种要人命的悲伤氛围。云轩半跪在伊恩墓前,给那束花撑了把黑伞,嘴里一句一句,不知道是说给另一个世界的那人,还是躲在树后的那个金发少年。



天在下雨,眼前的景象都雾蒙蒙的,整个墓园安静得可怕。云轩默了默,把那把黑伞移到了尤诺头上。
“想他吗?”
尤诺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蹲着,双手抱膝,头埋在臂弯里,有点臃肿的冬衣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球。他有安全感的时候就会是这么个姿势,比如曾经伊恩给他讲故事的时候,他想哭的时候也会是这么个姿势,比如现在。好半晌,云轩才听见他小小的声音,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想。”
尤诺不常说“想”这个字,在家他不能说,他知道不只他一个人为那件事悲痛欲绝,而对自己,他更不敢说。就好像他每次照镜子都浑身颤抖一样,他不是不想,但他总觉得只要他不说出来,那件事就只是大人和他开的一个玩笑而已,他还可以自欺欺人。
哪怕只是自欺欺人。

其实他好想好想。
他想曾经他们一起出去野餐的时光,想犯了错还肆无忌惮躲在那人身后的日子,他想偷偷灌酒时有人拦他,他想在配药没头绪时有人指导,他想念无数个哼起古老歌谣的夜晚,那人是他最忠实的听众,他好想再喊一声,“哥哥”。
他好想好想伊恩。



“也是,好哥哥谁不想。”
云轩尽力地扯出一个自嘲的笑,脑海里一下涌入很多过去的事。每次当他以“好哥哥”来称呼那人时,他就会毫无征兆地想起那天。其实那一刻他有很多话想说,比如阿斯克尔怎么办,尤诺怎么办,比如尤诺还这么小,你这一去要是回不来,怎么看着他成为最好治疗师,比如你不是说要救死扶伤一辈子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拿不起手术刀怎么办,比如你别去做无用的挣扎了,想想你的亲人,想想你的弟弟,想想曾经和我喝过的酒啊。
可是在那一刻,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能看着自己的挚友头也不回地冲进要塞,然后一遍遍无力地大喊他的名字。
“伊恩·阿斯克尔,你回来啊!”
一直到现在。


“尤诺,你真的决定了吗?”
“当然。无论何时,阿斯克尔永远有最好的治疗师。”
“好,好。”
“他终于还是见到了……”

天在下雨,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评论(3)
热度(29)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