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舜远】温柔长梦

-灵感来自知闲老师女朋友的无料图。
-ooc抱歉。




尽远是无意间走进这家花店的,“无意”的意思就是,他并没有刻意地想去借此表达爱意,他只是单纯地想买束花,给舜。

今天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周六,普通到舜和往常一样,仍旧架着金丝眼镜在公司加班批文件。其实很少有老总加班不让助理跟着,但是不代表这就是理所当然,与其让尽远站在一旁给他泡咖啡,他还是觉得能一回家就喝上口热汤来的实在。所以尽远才能在让家里的汤煲咕噜上以后,还有出来晃晃的时间。

虽然是周六,但是花店里人并不多。他进来的时候店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好听的碰撞声,接着一个抱着盆栽的男孩子向他走来,笑意盈盈地问需要什么帮助,尽远摇头摆摆手,示意自己先随便看看,然后开始了漫无目的的寻找。店里的装修很特别,花架是环墙的,藤系植物爬在上头让整个空间都平添了一份绿意。而摆出来的基本都是当季鲜花,应当是刚送过来的,有些花瓣上还沾着露珠。各色的芬芳都混杂在一起,但即便如此它们吐露出的馨香也并不显突兀,或者说花香似乎总是这样的,永远都是让人非常舒服的气息。就算你知道这些花儿并不是所有都能被你带回家,也实在忍不住想触碰它们的冲动。

尽远在店里转悠了很久,其实他和舜都是非常喜欢花的人,所以他深知不管最后买了什么舜都会喜欢,但也正因如此选择总是不容易许多。他漫无目的的心意,还没有结果。

先前那个男孩子就在此时又一次走过来,毫不例外地向他推荐了玫瑰,尽远笑着摇了摇头。的确,似乎无论赠送的对象是谁,玫瑰都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比起玫瑰他向来更喜欢蔷薇,如果说玫瑰是赤裸裸的爱意,那么蔷薇一定是另一份温和而又实实在在的情感。看他神色有隐,男孩子了然地笑了笑,转头扎到花束里,给他找出了一束桔梗花。

——永恒不变的心意。

不知道是哪个字触动了他,尽远看着眼前星星一样的紫色花朵,好半晌之后才轻轻点头说,把这个包一束吧。

“叮”,手机有新消息进来的声音,他打开来,是舜问他在哪里,他想了想,发了个定位过去,那头立马回了个“好,我去接你。”尽远微不可见地笑了下,接过一纸袋子的桔梗花,对那个男孩子“百年好合”的祝福点头说谢谢,推开了花店的门。那串的风铃像他来时一样,又一次发出了幸福的声音。



尽远在花店不远处的一个路灯旁停下,等舜。
已经起风了,微微捎起他的刘海,他偶尔低头看看有没有舜的消息,听着时间滴滴答答。路灯在这段时间里亮了起来,也让他反应过来已经六点了,他在心里计算了下时间发现汤并没有煲坏后,稍稍舒了口气。
再抬头时,他看见舜正朝自己走来。
风灌进舜的大衣里,他们对视了一眼,向彼此张开双臂,小心翼翼而又无比坚定。

舜没有开车来,其实他们现在有点赶时间,但是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来。于是他们牵手走入人群中,影子被路灯一点点拉开。

“桔梗花?”
“是,喜欢吗?”
“喜欢。”

这个时间段里散步的路人很多,也有不少像他们一样低头私语着,此时,他们只是舜·欧德文和尽远·斯诺克,只是人流里普通的一对爱人,一步一步,想要走出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来。

江风顺着他们吐露的气息抚过他们的脸庞。

好像是舜提议的,又好像是尽远想起了家里的汤,反正,他们突然奔跑起来了。是有点奇怪,但也没有人想要去追究缘由了,因为此时的奔跑显然来的更珍贵些。

他们就这样跑着,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踏着江风里有点湿润的空气,没管路人奇怪的眼神,不顾散落出的几枝桔梗花,也没有想过待会停下来可能要大喘气,更不知道要跑多久,只是这样单纯无畏的跑着,终于可以用“开心”来形容脸上的表情。

他们一步一步,像是跑成了时光。

突然地,舜转过了头,他们心照不宣的对视上,尽远笑起来,把他们已经拉着的手攥的更紧了些。

江风很温柔,就好像我怀里这簇花,就好像你微笑的眼睛和牵着我的手,灌溉了我一生的心动。


-fin-

没错!!那个阔爱的花店小哥就是我的亲亲药草饼干!!!

评论(10)
热度(42)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