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评/我们的合唱歌

-感谢酒安老师带给我的悸动!

-花迟绝不食言~ @至死方燃。




这篇之后我就是酒安老师的脑残粉了。


其实稍微关注我点的都知道,我不是个爱给长评的人,不够精炼,但是没办法,合唱歌我太爱了。


说实话我个人爱好清奇,就喜欢这种破镜重圆的,青春狗血的,带烟火气的,格外真实的故事。我一直很喜欢把舜远这俩放现代来讲故事,舒坦,尤其是这篇还扯了校园,妈鸭我命都给酒安老师了,天知道我有多吃这篇设定!哎哎,废话不多说了。


先感慨一句:我相信这就是爱情。


上的开头先铺了一段外滩描述,画面感可强,接着再引出尽远的方式看得我太舒坦了。插一句,尽远对那小姑娘太温柔了,这种描述特别戳我,之前总有人说尽远是个什么小冰山的性子,其实不然,他是条已经融冰的溪流,缓缓的,缓缓的,汇成这样好的模样。汇成合唱歌里那样好的许尽远。然后就是那个定情同铃舌,锁了,锁了。


接着是一段心描。他俩的感情实在太适合心描,似乎一定要这种第三视角才能说清这种羁绊,风雪归人的描述实在太贴切不过。


酒安老师一杀我。


后头写尽远。我真看不得酒安剖析尽远,喜怒不形于色听着一点都不好,但还好,他是走向舜的。他拥抱光芒,所以之后一个人的夜也更加冷。


这里二杀我,我心揪。


切回忆杀了,小少年的互动看得我姨母笑,暂时舒坦,所以你说说校园是多好的故事,多干净的人。我看过很多故事里写尽远的笑,也看过很多个舜的反应,酒安的形容很简单,“好看的不得了。”,也很恰当,没啥说的,就是这样。


一眼勾心夺魂。


这篇简直和我初恋一样。




天晓得我又多久等到了中呢?


开头舜就自问:他的尽远这三年过得是什么日子呢?是啊,什么日子呢。才会磨出那样客套的温柔,那样空落的弧度。是孤孤单单呢,还是……孤孤单单?


罢,三杀我自己来。


本来我以为两人吃饭,就吃个饭,可我真没想到,酒安居然要尽远吃苦瓜。我真的哭了,当初拖稿我都没被逼吃苦瓜,怎么我们远这么惨,我真的哭了。我还哭他俩的“谢谢”和“别客气”,谁要你俩这样憋啊靠,擦眼泪。但是感谢舜这个察言观色的小机灵鬼,所以我们远两次都没吃到苦瓜,虽然仍旧是满嘴苦涩。


我多希望高三的那段就是一辈子,多希望那句话成真。


“就这样度过寻常的一生。”


中的最后该来的还是来了,我还是知道了尽远的真正身份,知道了那些所谓的步步为营。


“没有那么多恰好的遇见和相爱。”看见这句话我真的眼泪掉下来了,不是的,不是的,尽远你不要问自己。


看似圆满而已,他输惨了。


四杀,我死透了。


下来得比中还要晚哦。好吧,虽然我催更催的凶,但是我心里头可空,酒安老师远近闻名的杀鸽手,我多怕她给我颗糖又捅死我哟。


还好还好,我最后没死。


是不是本身美好的故事一定会有花开那一天,下我看得多快乐,老赢的恋爱滤镜我希望他带一辈子,那句迟到“我也喜欢你”终究还是会来,就像洛维娜夫人所希望的:他一定要平安快乐,是的,他们一定会。


再看到铜铃舌响我又红了眼。


“尽远,尽远,我还能再追你一次吗?”

去啊,拿命追。


我们的合唱歌唱完了,曲终人不散,我等一声余音袅袅,说爱情是这模样。


舜远是这模样。


评论(1)
热度(7)
  1. 至死方燃。山月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吃 吃吃要我老命一条 这篇拖了超——久,其实是我写完中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大纲我列了俩,都是...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