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舜远】瞬远/一上

-校园背景。

-是个在成长的故事。

一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附中今年的高一军训提前了几天,结果喜闻乐见:高一的叫苦不迭,高二的喜大普奔。哦,学生会除外。舜作为学生会主席自然是第一天就被拉来充苦力的,认命地陪学弟学妹们晒了三天太阳后他实在是不想再听到“学长”和“主席”这两个称呼了,所以庆功会他直接开溜,反正“要给妹妹带奶茶回去”这种说法摆着也没人敢造次,只是群里一条条“附中第一妹控主席”真切反映着民众心声,当然,主席本人不自知。


他三天来第一次大口呼吸,只觉得快活。


路上行人很少,昏黄的路灯把他影子拉的很长,总之氛围不太温馨,舜抽出手机看了眼,六点四十,怪不得。挨家挨户都吃饭碰酒的点,谁还和他一样搁外头。他转了转脖子,把脑子里不该有的伤感情绪晃出去,加快了脚步。


乌龙奶盖,黑糖珍珠,冰激凌红茶……冰激凌?就它了。其实舜很摸不准弥幽在奶茶这方面的偏好,毕竟在他眼里只是奶撞茶的东西在小姑娘那可以分十八个号,但是弥幽嗜甜这一点他深有感触,小时候天天给弥幽喂糖而被自家老父亲追着骂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所以这个叫冰激凌的玩意儿一定不会错。它听着就甜,舜自信满满。


收银台小姐姐微笑标准:“就一杯吗?”


舜点点头,顿了顿又像想起什么般追着补了一句:“不要加冰。”


小姐姐笑容凝固了,这不是杯冰激凌红茶吗?



舜说完并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低头敲手机,想着和瑞亚那边商量一下两周后的迎新晚会,一个备注为“莉娅”的聊天框先闪出来:“师哥,男主角做吗?”


舜沉默。这个师妹其实是他好友瑞亚的小学妹,瑞亚又是学生会副主席,一来二往学生会和话剧社交流自然密切,而两人偶然发现在同一家武馆习过防身术之后就攀了个师兄妹的关系,又更熟稔了些,所以他心里可明白,他这个连跳两级的理科天才还兼话剧社社长的师妹……鬼点子是一套一套的。


果然,那边又继续轰炸着。


“我今年这个本超绝!人物简直是给你量身定做的!”


“连搭档都给你找好了!你肯定满意!!”


舜心想我可能不是很满意啊。


他琢磨着敲了句“后天回校再谈”过去,身旁突然多站了一个人,声音还挺好听。


“一杯冰激凌红茶,谢谢。”


也是个冰激凌?他抬头,一身仿古衬衫的少年侧影冷峻,背脊笔直。舜微微眯眼,心想这人看着好眼熟。大约是他盯得久了,少年侧过头对上他眼睛,微微笑了下。这双眼……嚯,想起来了。


他伸出手:“我们见过,还有印象吗?”


少年回握:“那个玩偶?”


掌心相接的一刻,舜也笑了。


是上周三的事了,当时他在给弥幽挑开学礼物,在“小猪佩奇”和“粉红豹”中做着史上最艰难的抉择,然后果断选择询问身旁的人。


他这才想起来这件衬衫也很眼熟,那天袖上盘着的苍龙刺绣曾一眼让他惊叹。


但是他没问对人,少年秀挺的眉拧在一起看着比他还纠结,然后迟疑地给他指了旁边的一个玩偶,那句“我觉得这个可能更好一点”让他在心里大翻白眼,哪里好?谁会喜欢这种大肥鹅啊?可鬼使神差他最后还是买了,而且就妹妹对那只鹅的喜爱程度来看他真该感谢那个少年,也就是面前这位。


于是他把一切都归于这双眼睛,淡绿色的眸太有说服力,由不得他不入迷。


想到这,舜真情实意地补了一句:“那天谢谢你,我妹妹很喜欢那只肥鹅。”


少年的表情看着更费解了些。



“我叫程舜。尧舜禹的舜。”


“姜尽远。……尽头的尽,远方的远。”


“生姜的姜?”


这话一出,尽远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不自然,他好像一下子被击中了,浑身颤抖连带着声音都发哑:“你……怎么知道?”


舜笑:“直觉。有人和我说,“生姜”这个“姜”是个很温暖的姓氏,很称你啊。”


这样,原来是这样。


“‘将要走尽远方’?你看你的名字,怎么听着这么一腔孤勇,我看你改个‘姜’姓好了,好歹暖和点。”


面前人的话和记忆中的声音重合,他微微低下头,心里巨大的起伏,真好像硬生生咬碎了果核一样苦涩。


太久了……


收银台小姐姐及时打断他:“两位的奶茶好了。慢用。”


尽远如梦初醒,他深呼吸一口,调整好表情,和已经走出几步的舜对上眼。


少年半转过身和他道别,已经听不见声音,只能看出个大概口型,他在心里应:再见。


“啪。”他戳开封口,小小抿了一口,陌生味觉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太久没尝过这种味道了。


好甜。


-tbc-

那只大肥鹅是阿黄。


评论(10)
热度(24)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