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破晓将至

奥莱西亚一向家风厚重,旁人不知道而已,这样一个铁镣铐拴着铁牢笼的大家族,其实有传书信的习惯。展几卷羊皮纸摆几枝鹅毛笔,其实奥莱西亚人不太会谈情,他们只是习惯于记录下生活的每个瞬间而已,无论那是不是日后值得回味的存在,都是他们曾活过的证明。你看,他们爱得多不得,又多真诚。后来这个铁牢笼里飞出了一只金丝雀,丰满羽翼下微动的笔尖扭扭转转不外乎那个单词,“miss”,再后来又多了四个字,“我的尽远”。所以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从前他好奇母亲那个上锁的箱子里是怎样缱绻的长诗,如今他自己也会小心收藏好每一个漆印。

这一封一封信从时光里过去。

其实他以前不这样。疏于表达的人感情也难以从笔尖流出,只是母亲一声声思念来得太勤,哪怕只等到他一个“好”字,所以他懂得去爱。落笔“展信佳”太过熟悉,由不得他不热泪盈眶。


艾格尼萨信奉月神,只有他们家,不对,是只有他们三个,那样虔诚地在追逐阳光,所以即便深陷泥沼,怎么不渴望那一刻明媚天光。

破晓将至,父亲叫他睁眼,母亲愿他向阳而生。


评论
热度(26)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