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酒抱诗

愿我疯癫又妩媚。

他比常人多一个心脏。

我爱他。

我心已死:

——‘三分归元气!七分靠运气!’


照着糖爹补的设定又手痒摸了次远哥鱼,并且在邪教画风上一路狂奔【x

我发誓下次一定是画舜

P2线稿

字是妄忻小姐姐写的! @柒粼妄忻 

维赛维丨Net「1」

她应该得到所有的赞美。

Yuzuru丨许书忱。

◎现代Paro。
◎30岁赛科尔x20岁维鲁特。ooc致歉。
-

「1」

在赛科尔房间的角落里堆着木吉他,扔得一团糟的手稿和各式垃圾。它们散发出陈腐的气息。除了一张电脑桌,一个储物柜和一色惨白的床铺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电脑屏幕是这间空旷的昏暗卧室里唯一的光源。空气很沉闷。
   ...

【诸葛亮x张良】光年之外


“张良,你究竟在追求什么。”

“光年之外。”


8:00 a.m.

诸葛亮起身,被子撂倒一旁,下床。

8:10 a.m.

他看着眼前蓝白交错的被子,突然想,也许红白真的更适合自己。停顿一两秒,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被子叠成豆腐块。

8:11 a.m.

蓝色一面朝下,衣柜啪嗒一声关上。

8:13 a.m.

一片巧克力酱,一片抹茶酱,一勺红豆,合上。……不对,扔掉。

8:16.23s a.m...

"嘿!看呀!她是黑色的。"
"是么?和你一样呢。"

袖手人间:

“你知道吗,你一直很好看。”


她坐在十二楼的窗台上,往下望着我。我抬头不敢看她的眼睛,生怕那双眼会勾魂。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我沉默着,风经过,雨经过,哭着号着,在这样凄凉的夜,对着暖黄的灯光垂死的飞蛾,讲一个安徒生童话故事。故事讲到第三章,卖火柴的小女孩只剩下最后一根火柴。后续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藏在人间看不到的天堂。她跳下来,轻轻巧巧地落在我面前,像是一只白蝴蝶落了下来。


我不知道死去的人会不会有执念有遗憾,但我每次胡思乱想时都觉得那种东西是存在的。所有人都告...

一度未知.

九十九度,焰火疯狂燃烧的温度。

01

屋外的风在肆虐,和树木交织成一个令人愉悦的角度,将绚烂的灯光折射进乌压压的云里。舞池里的男女滑来滑去,又滚进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做某些不知名的勾当,有点像垂死挣扎的泥鳅,赛科尔想。他蜷在吧台后面看着这些青年男女嬉皮笑脸,喝下手中最后一口酒,把酒瓶子放到面前已经堆得整整齐齐的金字塔上,然后轻轻一推。
噼里啪啦的响声一时间收获了所有的焦点,只一两秒之后音乐又重新响起。你醉了先生,有反应快的酒侍过来拉他,却被赛科尔反手推开。
 

“我可没醉。”他笑嘻嘻地推开酒吧的门。

 

维鲁特一分钟之前打电话来叫自己做好准备,...

舜远.《凌云壮志》

我志即你。

凌云壮志

*“当我在这里。”

《凌云壮志》


“你看这九霄泱泱,也曾是染过血的。是千军万马的血,红了人间天边的朝霞。”


他溯风而来,翎绒蒙茸,望极千嶂霜寒。彼时天霖初降,毛羽鳞鬣生机盎然,一眼粲然难收。

雏鸟初硬了羽翼,东风一过跃跃欲试,他护着人寻去江南。雾雨朦朦间撑篙顺流而下,他正坐在船头,脚踝裸着蹭进水里,水花泠泠,怀内鸟鸣啭啭,他顺着柔软的绒羽,抬头看天。

桂林的晴空万里无云,水映天天若水,湛蓝空阔,如海无垠,这可去哪里寻人。他呆呆想,雏鸟挣扎出了袖口,江面便映出只栖梧桐的鸟中仙。

鸟儿轻啄他的指尖,他闭眼道...

维赛丨《远山》。

想去探求,想要进一步。

Yuzuru丨许书忱。:

ooc致歉。
致敬庆山女士的《莲花》。所以不会在任何公众平台放出剩下的剧情。当然,也可以看作是一个有许多留白的故事。
去找寻结果。无论殊途同归还是一无所有。
-

去往西树的旅途缓慢而漫长。沉重的老式绿皮火车与铁轨相拥着,又突然呜咽,摇摇晃晃地过。白色的蒸汽升腾而起,慢悠悠地,混杂入十里八方的烟雾中。


       楻国的山,一向草木猗郁。四面静,沉。...

无归

"姓甚名谁?"

"兰陵金光瑶。"

"可有罪?"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罪不可赦。"

"可有恨意?"

"恨。恨我机关算尽不得生。"

"可有悔意?"

"悔。悔我负了天下人。"

"可有遗愿?"

"只望母亲的尸首能被安放。"

"可还有牵挂?"

"......并无。"

"兰陵金光瑶,这忘川水险得很,无人渡你?"

"...

无鞍骑士

他嘲笑我的迂腐,我讽刺他的世俗。
直直于心。

草莽:

本文为天植社八月社稿。

月说我删了好多存档。怎么可能呢,我这么帅,帅的人都是不删档的。

    这是我辞职的第三天,在故乡租的靠海阁楼上收回看海的目光,找个姿势窝在椅上。这把真皮椅子是这小小房间里最值钱的东西了,老实说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适用于所有时代,我缩在其中,总想着说些什么纪念我逝去的第一份可能也是最后一份工作以及即将到来的新纪元。
    这样吧,从自我介绍开始。一般这样带自传性质的文章不都这么开头吗,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我这种算不算。
我叫卡洛普,土生土长的塔帕兹人...

1 / 4

© 打酒抱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