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人

喻文州先生
我真的是十分十分爱您

好啦等我有空上电脑了就把粉清了把潇洒爹的生贺还了。
删号不舍得啦。
爱各位♡

“若是我韩重言问心无愧。”
“刘邦,我不该恨你吗?”

后来很多次,刘邦从梦中惊醒,都浑身发冷,嚅嗫着说不出话来。
他永远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老天待你忘羡十三年不薄。
却终是负了金光瑶。

后来很长

-三改。快成我的心结了。

我与斯诺克先生初识是在一场宴会上。其实也算不上相识,只不过我认识这位侍卫长罢了。毕竟他这么优秀,想不认识都难。我见他坐在后庭院的台阶上。一个人。那把银枪也不在。走过他身边时我微微行了一礼,他睁开眼对我点头一笑。斯诺克先生在我看来是那种方正而不失温和的人,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和清澈的眸子会让人心里很柔软。所以那种埋在眼底的愁绪和漠然被一丝丝扯出来时,至少我是不喜欢的。
抱歉又扯远了,故事总牵扯些回忆。

 

我们的故事讲到哪啦?我记得我记得!讲到尽远和舜到达龙谷了。一个蓝发小男生高举着手回答。谢谢,记性真好呀。那我们继续吧。我翻开手里的书说道。尽远和舜已经到...

斯诺克先生在我心里是云背后的月亮,你永远不知道被遮掩的地方有多少坑洼,就像你不知道这显现出的皎白需要积蓄多少力量。
后来云散了月光柔柔,天在下雨一阵比一阵悲怆,但他还是我的月亮呀。
尽远·斯诺克先生,吾心悦之。

© 山中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