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水

白日梦我/

明睐其人

写数列太疯魔决定缓一缓让我儿有个姓名。

明睐其人,是个狼人。
对,只有一丶狠。

我真是觉得这个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从外头开始讲。
比较突出的五官是嘴巴和眼睛。他是薄唇,因此常被人说薄情,本人对此非常不服气,暂且不论真假。眼睛就真的比较特别,他是单眼皮,还没卧蚕,眼尾是微微下垂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眼神就特别淡,看谁都像不存在(哦关徵除外)看着让人怪寒碜的。其实他长得是好的,那种走大街上能回头的好,就是冷,脑门上一个大写的凶字。因为这个局里私底下偷偷评的审讯最要命他荣获冠军,至此以后他就经常笑了,“哈哈哈”能当饭吃一样。
然后讲个衣品。
说实话挺差的。反正没人夸过他。
红色控,有一柜子红色衣服,一切色搭...

我们都是世界上最平凡、最卑微的存在,但因为双手紧握,我们又都是,最璀璨的星辰。

【鉞青】意难平

-不系金错刀,就是手痒写个柳哥自刎。

这边给到柳鉞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他坐在一个烂庙堂的门槛上,怀里搭个没盖好的木箱子,里头几件戏服散出来。他就这么坐着,头低垂,一动不动。好半晌,许是有风过,才看见他额前的碎发牵着动了动,接着就是眼睛。柳鉞很轻地,眨了一下眼。其实他脸还是那胡样,细细看还像是残了点妆,眼神却是一下变了,那种肉眼可见的聚神,就好像濒死之人不再渴望空气,只为最后个体面。
周遭的温度好像一下子冷了下来。
柳鉞把箱子搁一旁,缓缓转过身,低俯下来。他角度抓得实在妙,这个机位只看得到他单薄衣物下隐隐显现的蝴蝶骨,和一点点侧影。至于阴影后他手上做了什么动作,又是怎样的表情,除了他本人,恐怕就只能...

【舜远】瞬远/一上

-校园背景。
-是个在成长的故事。
-对不起我手贱错删,是重发。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上海的八月天不太美妙。
这个城市的夏天在很多时候都对不起它在小说里那样的高出场率,没有清爽的风吹来一场美丽的爱情邂逅,相反的,腥热的海风总是让人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因此不经意间的眼神对视也只是更加重了胃里排山倒海的感觉而已。所以,如果一个学校在这样的天里还义正言辞地要提前开学它安的是什么心!在发现哥哥第一千零一次对着自己的行李箱大呼天理不容后,处于事件中心的弥幽很配合地反过来安慰他,哥哥安啦,我们有周假的。程舜看着门口大家长渐近的身影,这才点点头,又第一千零一次保证到这周一定会带着礼物去接她放假。弥幽眨眨眼...

如来神掌今犹在
但见当年童无敌

等到了。
千言万语一句感谢。
感谢。

最爱你的那十年(书摘)

知书。

不问西东:

摘录自《最爱你的那十年》by无仪宁死


爆哭,我杀蒋文旭


  1.


  他还是能过下去的,只是……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


  2.


  蒋文旭把那几张纸紧紧压在胸口,挣开张景文自己往前走,他精神状态很差,整个人都是恍惚失神的状态。景文没能劝住他,亲眼看到高大强势的男人陡然跪在了雪地上,白茫茫的地面印了一片深刻的痕迹。
  蒋文旭红着眼,他并没有要哭的样子,也不起身,一把一把撕着那些病检,发狠的样子。他就像和什么黑暗邪恶的东西做斗争,但还是输了。


  3.


  你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吗?你这辈子最...

别爱我,没结果。
写的自然是爱情故事。

【北国】你终于还是见到了

-bgm不用我说。
-是两人在伊恩墓前的一段。
-没有瑞亚戏份。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
“你们北国人,是不是都喜欢这么说?”
天在下雨,打湿了石碑前紫发男人的衣袍,还有碑前那一束叫不出名字的白色花朵。这种时候好像总应该下点雨,才好营造那种要人命的悲伤氛围。云轩半跪在伊恩墓前,给那束花撑了把黑伞,嘴里一句一句,不知道是说给另一个世界的那人,还是躲在树后的那个金发少年。

天在下雨,眼前的景象都雾蒙蒙的,整个墓园安静得可怕。云轩默了默,把那把黑伞移到了尤诺头上。
“想他吗?”
尤诺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蹲着,双手抱膝,头埋在臂弯里,有点臃肿的冬衣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球。他有安全感的时候就会是这么个姿势,比如曾...

【舜远】温柔长梦

-灵感来自知闲老师女朋友的无料图。
-ooc抱歉。

尽远是无意间走进这家花店的,“无意”的意思就是,他并没有刻意地想去借此表达爱意,他只是单纯地想买束花,给舜。

今天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周六,普通到舜和往常一样,仍旧架着金丝眼镜在公司加班批文件。其实很少有老总加班不让助理跟着,但是不代表这就是理所当然,与其让尽远站在一旁给他泡咖啡,他还是觉得能一回家就喝上口热汤来的实在。所以尽远才能在让家里的汤煲咕噜上以后,还有出来晃晃的时间。
虽然是周六,但是花店里人并不多。他进来的时候店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好听的碰撞声,接着一个抱着盆栽的男孩子向他走来,笑意盈盈地问需要什么帮助,尽远摇头摆摆手,示意自己先随便看...

1 / 2

© 天在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