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不知

你所见即我。

评/我们的合唱歌

-感谢酒安老师带给我的悸动!

-花迟绝不食言~ @至死方燃。


这篇之后我就是酒安老师的脑残粉了。


其实稍微关注我点的都知道,我不是个爱给长评的人,不够精炼,但是没办法,合唱歌我太爱了。


说实话我个人爱好清奇,就喜欢这种破镜重圆的,青春狗血的,带烟火气的,格外真实的故事。我一直很喜欢把舜远这俩放现代来讲故事,舒坦,尤其是这篇还扯了校园,妈鸭我命都给酒安老师了,天知道我有多吃这篇设定!哎哎,废话不多说了。


先感慨一句:我相信这就是爱情。


上的开头先铺了一段外滩描述,画面感可强,接着再引出尽远的方式看得我太舒坦了。插一句,尽远对那小姑娘太温柔了,这种描述特别戳我,之前总...

色调分享/

【舜远】瞬远/一上

-校园背景。

-是个在成长的故事。

一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附中今年的高一军训提前了几天,结果喜闻乐见:高一的叫苦不迭,高二的喜大普奔。哦,学生会除外。舜作为学生会主席自然是第一天就被拉来充苦力的,认命地陪学弟学妹们晒了三天太阳后他实在是不想再听到“学长”和“主席”这两个称呼了,所以庆功会他直接开溜,反正“要给妹妹带奶茶回去”这种说法摆着也没人敢造次,只是群里一条条“附中第一妹控主席”真切反映着民众心声,当然,主席本人不自知。


他三天来第一次大口呼吸,只觉得快活。


路上行人很少,昏黄的路灯把他影子拉的很长,总之氛围不太温馨,舜抽出手机看了眼,六点四十,怪不得。挨家挨户都吃饭碰...

我好烦我自己天天改文。

破晓将至

奥莱西亚一向家风厚重,旁人不知道而已,这样一个铁镣铐拴着铁牢笼的大家族,其实有传书信的习惯。展几卷羊皮纸摆几枝鹅毛笔,其实奥莱西亚人不太会谈情,他们只是习惯于记录下生活的每个瞬间而已,无论那是不是日后值得回味的存在,都是他们曾活过的证明。你看,他们爱得多不得,又多真诚。后来这个铁牢笼里飞出了一只金丝雀,丰满羽翼下微动的笔尖扭扭转转不外乎那个单词,“miss”,再后来又多了四个字,“我的尽远”。所以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从前他好奇母亲那个上锁的箱子里是怎样缱绻的长诗,如今他自己也会小心收藏好每一个漆印。

这一封一封信从时光里过去。

其实他以前不这样。疏于表达的人感情也难以从笔尖流出,只是母亲一声声...

【舜远】来日可期

-合志解禁魔法。

 

 

 

 

 

 

00

尽远是最后一个上船的。

那时候天际堪堪显白,破碎的曦光透过云层散落下来,海面很平静,万物都温柔地沉寂着。尽远就是在这种时候,很不合时宜地突然悲伤起来。怔愣地向着海面,身子像灌了铅,拼了命地要往下沉。长长的船笛声像哀鸣,船帆“唰”的一声被扬开,带着他的身子跟着甲板摇晃了一下。啊,有翻腾的海浪冲上来了,湿意浸上他的脖颈,疯狂撕扯开他的耳膜。少爷!我们要回去啦!有人在喊。

尽远惊醒过来。

他有些急促地回头,看着海岸清晰地在他眼底一点点化成一芥,最终默然地消失不见。腥热的海...

明睐其人

写数列太疯魔决定缓一缓让我儿有个姓名。

明睐其人,是个狼人。
对,只有一丶狠。

我真是觉得这个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从外头开始讲。
比较突出的五官是嘴巴和眼睛。他是薄唇,因此常被人说薄情,本人对此非常不服气,暂且不论真假。眼睛就真的比较特别,他是单眼皮,还没卧蚕,眼尾是微微下垂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眼神就特别淡,看谁都像不存在(哦关徵除外)看着让人怪寒碜的。其实他长得是好的,那种走大街上能回头的好,就是冷,脑门上一个大写的凶字。因为这个局里私底下偷偷评的审讯最要命他荣获冠军,至此以后他就经常笑了,“哈哈哈”能当饭吃一样。
然后讲个衣品。
说实话挺差的。反正没人夸过他。
红色控,有一柜子红色衣服,一切色搭...

【鉞青】意难平

-不系金错刀,就是手痒写个柳哥自刎。

这边给到柳鉞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他坐在一个烂庙堂的门槛上,怀里搭个没盖好的木箱子,里头几件戏服散出来。他就这么坐着,头低垂,一动不动。好半晌,许是有风过,才看见他额前的碎发牵着动了动,接着就是眼睛。柳鉞很轻地,眨了一下眼。其实他脸还是那胡样,细细看还像是残了点妆,眼神却是一下变了,那种肉眼可见的聚神,就好像濒死之人不再渴望空气,只为最后个体面。
周遭的温度好像一下子冷了下来。
柳鉞把箱子搁一旁,缓缓转过身,低俯下来。他角度抓得实在妙,这个机位只看得到他单薄衣物下隐隐显现的蝴蝶骨,和一点点侧影。至于阴影后他手上做了什么动作,又是怎样的表情,除了他本人,恐怕就只能...

如来神掌今犹在
但见当年童无敌

1 / 2

© 山月不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