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207431

今夜的花儿放的迟
-
花迟

终有远方,那里有百花盛放,身后有万顷天光。

行于刀尖上的爱,真是再奢侈不过.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阿ZA冻人

马一马🐴

关山月:

码码码


夢泊東吳萬里船:



楚国八百年!海昏侯大墓!推!!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迷局<致敬克洛诺先生>

“先生,请出示您的车票。”
我对着面前这位银发男人屈身。
大约是窗户开得太大了,今天的风似乎冷的多。

“嗯...抱歉。麻烦您回答我几个问题。”
“首先,您的行李呢?”

“我没有行李。” 他的话音融进风里。

“好的...如果我没有看错,您的目的地是艾格尼萨的知遇镇?而且您买的是张...单程票?”

“如你所见。” 窗外是呼啸而过的群山翠树,这片我每天来往维尔哈伦早已经看厌的风景,此时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那么请允许我多嘴一句,您只身前往大陆最北端,是要干什么呢?”
“克洛诺少爷?”

我承认,最后我的声音是颤抖的,但亦是笃定的。他转头,直接对上我的眼睛。

一双淬过火的眼睛。

我深吸...

一生多情损梵行
宁负如来不负卿

【诸葛亮x张良】光年之外


“张良,你究竟在追求什么。”

“光年之外。”


8:00 a.m.

诸葛亮起身,被子撂倒一旁,下床。

8:10 a.m.

他看着眼前蓝白交错的被子,突然想,也许红白真的更适合自己。停顿一两秒,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被子叠成豆腐块。

8:11 a.m.

蓝色一面朝下,衣柜啪嗒一声关上。

8:13 a.m.

一片巧克力酱,一片抹茶酱,一勺红豆,合上。……不对,扔掉。

8:16.23s a.m...

你是没有巧克力的巧克力冰激凌

冰激凌上来时首先咬掉了尖上的一点点巧克力,特有的苦味在舌尖荡漾开来,我打了个激灵。

在我的两点钟方向,有一个绿发男生,呢子大衣配皮靴,搭了一条格子围巾,手里抱着书,鼻梁上架着副金丝边眼镜,斯文败类的模样。他手在兜里摸索了一两秒,把十五元的抹茶拿铁换成了八元的珍珠奶茶,连着十七块的摩卡,给了服务生几张人民币。他脸上的表情被我解读为尴尬中夹杂几丝抱歉,而我好奇的是那杯珍珠奶茶属于谁。

他在吧台一旁站着,不时看看手表,然后催促自己的单子。此时那个棕色长发的男子推门而入,就侧脸来看生得也极为标致。两人眼神交接时,绿发男生一直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然后把手上的饮料递予对方。
那杯...

后来很长


我与斯诺克先生初识是在一场宴会上。其实也算不上识得,只不过我认识这位侍卫长罢了。他坐在后庭院的台阶上。一个人。那把银枪也不在。我走过他身边时微微行了一礼,他睁开眼对我点头一笑。斯诺克先生在我看来是那种方正而不失温和的人,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和清澈的眸子会让人心里很柔软。所以那种埋在眼底的愁绪和漠然被一丝丝扯出来时,至少我是不喜欢的。
抱歉又扯远了,故事总牵扯些回忆。

我们的故事讲到哪啦?我记得我记得!讲到尽远和舜到达龙谷了。一个蓝发小男生高举着手回答。谢谢,记性真好呀。那我们继续吧。我翻开手里的书说道。尽远和舜已经到达了传说中的龙谷,所谓龙谷,不过是一个大漩涡里的房子罢了。巨大的斥力把二人堵在...

“荆轲姑娘,我说你女孩子家的,还是少点打打杀杀为好。你看那东吴的大小姐,千金重弩下还不是寻了良人?干脆放下那仇恨,随李某浪迹天涯也好!”

“您说笑了。我可拿不了绣花针,我们荆门,专收死人的血。”
“这不叫仇,是命。”

【吕云】丧钟为谁而鸣

大年初二是一年中最冷的天。

如今辞旧辞完了,迎新也过了,别了除夕的期待,别了年初一的张灯结彩,用来容纳悲凉,用来承受分别。
吕布回来已经三个小时零三分三十四秒了,赵云和手机里端正躺好的航班号一起在天桥上吹冷风。
他没有去接机的理由。
没有电话没有信息没有航班号,赵云突然想起,五年前吕布也是这么走的。就算貂蝉哭的撕心裂肺,他还是连句再见都没有说。
只是五年了,他还是回来了。

这里的夜晚总有一股麻辣烫的味道,这种味道不同于芥末,它冲,但是没有流泪的理由。

这话是吕布跟赵云说的。
那时候吕布和貂蝉闹矛盾,半夜三更把赵云拉出来吃回转寿司,专点贵的也就算了,还往死里灌赵云芥末,而且不给喝水。
也不知道当初是怎...

1 / 2

© 40620743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