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令智昏

你既忘我
莫要念我

拾叁老师给我的!!!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开心非常非常感动了!!!我爱她:D

记点日常

1.去报了校广播站和主持团,初试结果到现在还没出,于是乎变得越来越方张。嗯,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害怕自己又因为驼背被刷下来…

2.其实进广播站主要是因为来招新的是迎新主持的那个学长,我一听他的声音就失去理智了:D而且面试的时候他还念了我的名字!!!

3.社团节还要再等一周,心力憔悴。每次有学长学姐拿小海报来我都是第一个冲上去又第一个灰溜溜出来…
我:班长班长刚刚是燕岭的招新吗!
班长:不是。是街舞韩舞乐团动漫自媒体小语种模联以及blalala的。怎么了吗?
我:(-ι_- )
觉得自己想进的不是文学社而是活化石社。

4.然后我们班长是特别好看特别温柔一男孩子。具体表现在他每晚总结的时候都要和我们说晚...

这句话提前说出来仍旧爱意不减

祝我的姑娘生日快乐。
愿她之后的人生如她所愿,愿她百岁无忧,愿她某时回首,她爱的人在她身后,我也在。

袖清观,虞鹤止非常爱你,非常。

我望/秋水

我也曾在他们眼里见过星星,见过消融的冬雪,见过月光倒映进湖泊。可我不曾见过我,不曾在他们眸中见过我发光的眼睛。而你又是为何?为何你的眼睛可以言语,为何你的眼睛可以摄魂。你怕是见过我心里那山河罢?不然我怎能,如此沉溺于你的眼眸。

秋水,秋水。
师兄,师兄。
让我再看着那双眼睛说一句,我爱你。

后来很长

-四改。真的放下了。
-东楻的小殿下,生辰快乐。

我与斯诺克先生初识是在一场宴会上。其实应该说是初见,毕竟只是我认识这位侍卫长罢了。那时他坐在后庭院的台阶上,一个人。那把银枪也不在。走过他身边时我微微行了一礼,他睁开眼对我点头一笑,和任何时候我所听闻的他一样的模样。斯诺克先生在我看来是那种方正而不失温和的人,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和清澈的眸色会让人心里很柔软。所以当我看到他埋在眼底的愁绪和漠然时,至少我是不喜欢的。
抱歉又扯远了,故事总牵扯些回忆。

 

我们的故事讲到哪啦?我记得我记得!讲到尽远和舜到达龙谷了。一个蓝发小男生高举着手回答。谢谢,记性真好呀。那我们继续吧。我翻开手里的书...

梦间集秋水剑个人剧情整理

在秋柳没搞出来前先存一下。

冷月寒秋:

 


 


>>>>巍巍终南,浩然全真



[全真派庄严大气,重阳宫更是宏伟巍峨,站在大殿前,我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我:真是壮观……



秋水剑:谢谢夸奖!



[不知什么时候,秋水站到了我身旁。我看着他,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微微一笑。]



秋水剑:敝派一向被誉为天下武学的正宗,所以重阳宫大殿也要处处显出浩然正气,方不堕本门之名。...

“李青莲,你说这又五年后,我是等到你鲜衣怒马衣锦还乡,还是再等他个一辈子?”

梦中有歌轻轻起。
“秦缓,等我来接你。”

等着哩。

这条我存一下。

饼老师是我最爱的喻黄作者。没有之一。

舜·欧德文和尽远·斯诺克

他以前从不相信一见钟情。

此时此刻此分此秒,舜推开花店的门,正奇怪为什么没人营业时,往二楼的阶梯传来的噔噔蹬蹬的声音,他抬头,看见尽远抱着一大捧花正走下来。

他再没见过比这更美的眼睛。

如果一个人可以把世界毫无保留地放在眼睛里,那他的内心是要多澄明?他眼里究竟有多少珍珠琳琅?才能让人如此心动。后来舜每每凝望这双眼睛,还是无法说清那种悸动,他只是一遍遍地,用尽全身气力却又小心翼翼地,去亲吻,去描绘。

他们这么静静地四目相对,很久又很久。

一眼万年从来就是个动词,你于千万人之中找到的他,一眼就足够。

“若是我韩重言问心无愧。”
“刘邦,我不该恨你吗?”

后来很多次,刘邦从梦中惊醒,都浑身发冷,嚅嗫着说不出话来。
他永远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1 / 2

© 色令智昏 | Powered by LOFTER